去网红书店打卡的,都是不读书的人?

2019-11-08 14:25:22 

已经9012年了,

还有人去书店看书吗?

今天,尽管纸质书籍在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中逐渐减少,但书店这一主要销售场所却从未消失。

你甚至不需要刻意搜索“书店”这个词,你可以在各种“xx必须去”和“打卡”列表中找到它们。

被英国广播公司评选为“中国最美书店”之一的南京先锋书店五台山总店,无论是初秋桂花香还是炎热的夏天,总是吸引着无数的人。走廊尽头的十字架、仿罗丹的“思想者”雕塑以及被无数次引用的“地球上的陌生人”这句话,都一次又一次成为游客朋友圈子里的标准物品。

位于北京前门地区的第一页,早在开馆后不久,就以其美丽的室内设计绘制了一波屏幕:高高的“天书墙”和繁星点点的屋顶……所有这些都让前来打卡的年轻文艺工作者感到宾至如归。

被誉为“历史上最孤独的图书馆”的三联书店海滨公共图书馆,虽然远离市区,位置偏远,却坐落在秦皇岛南戴河的海滨,仍然吸引着一群渴望海边漫步的年轻人。他们声称只有当他们在去网站的路上感到孤独时,他们才能真正理解博尔赫斯的句子“天堂应该像图书馆”。

至于“中国最高的书店”,它一定属于上海多云书院。在52层的云书店里,你必须排三个小时的队,然后才能在全国独一无二的杂志和书籍上打卡,欣赏到现代繁荣的魔幻之都的全景。新闻显示,在最初的开放期,书店周末接待了12,000人,这实在超出了你的能力范围。

最早着火的钟舒歌,无论是在重庆、上海还是杭州,吸引了大量摄影爱好者和短片创作者。一些网民半开玩笑地评论道:“拍照的人比看书的人多”。由于游客众多,今年春节期间,舒歌中渝商场不得不采取“无限期流动”措施。

毫不夸张地说,“网上红色书店”可能已经成为仅次于购物中心、鞋城、茶店和墓地的第五大城市新的5a级景点,一点一点地捕捉人们熟悉的庞大社交媒体。

从拒绝到热身,

真正书店的自助之路

在阅读日益分散的时代,书店自然经历了一些淘析和创新。

数据显示,从2002年到2012年的十年间,私营书店经历了大量倒闭,许多实体书店相继倒闭,许多老牌书店进入了寒冬。许多知识分子悲叹“当代人的精神家园正在衰落”。即使一些书店没有相关商店,由于租金上涨和电子商务的影响,它们也被迫搬迁。

过去,在互联网还没有兴起的时代,人们去书店买书和看书。如今,时代不同了。无疑有少数人愿意像以前一样去书店消费纸质书籍,但人们仍然需要这样一个空间来承载每个人的文化需求。有些人站出来呼吁“保护真正书店的发展”

在这种声音、资金和政策的支持下,一些真正的书店开始利用这种情况寻求变革:西西弗斯(Sisyphus)和延吉尤(Yanjiyou)等新型连锁书店逐渐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与一些老牌书店相比,这些连锁书店的位置不再局限于街道和校园,而是驻扎在各种商业综合体中,使得人们在购物过程中忍不住要搬家。一些书店由于其独特的设计理念和丰富的版式资源,甚至成为购物中心的交通负荷。

西西弗斯(Sisyphus)、延友(Yanjiyou)和中时格(Zhongshuge)等连锁品牌每年都会制定相应的“扩张计划”。他们以“书”为核心,整合各种消费体验场景,在咖啡馆、文学创作产品和文化活动中大做文章,为顾客带来不同的阅读体验。

此外,空间设计也成为书店转型的主要卖点。以杭州湖滨银泰77店延吉为例,你可以在窗口附近欣赏到西湖的美景。受日本设计师森喜佑的启发,书店的布局由“西湖倒影”、“西湖涟漪”和“山脊线”组成。与其说它是书店,不如说它是西湖风景区的一部分。

圆圆@小红书

它去年一开张,就有大量的人涌入。那些顺应潮流的年轻顾客擅长于找到合适的角度拍照、弯曲形状和点击,这就是朋友圈的诞生。

与此类似的是安藤忠雄的“光的空间”,这几乎是参展商的“一站式服务”,因为它与珍珠艺术博物馆相连。前来拍照的王鸿小姐妹们痴迷于这种独特的设计感,沉浸在摄影师的镜头中。只有很少被碰过的书可能是书架上的书。

变成“红色网”,

这是对真正书店的一种拯救吗?

诚然,这些“网上红色书店”已经吸引了足够多的人来买书,但是当他们到达时,他们真的会读书吗?

答案可能并不乐观。在Eslite书店非常发达的台湾,约会的情侣会说“再见”,艺术爱好者会见面“听Eslite的演讲”,下班后路过的人会“去Eslite下面的餐馆吃饭”

销售数据还显示,诚实书籍的销售仅占总收入的30%左右,没有盈利。赚钱的另外两个主要基础是图像产品和房地产销售。

诚品创始人吴庆友曾说过:“诚品离不开商业。没有文化,诚实就不会存在。”他依靠文创、餐馆、剧院等创造的空间为书迷提供一个精神家园。

在24小时营业的诚品邓南店,总是有人因为在桌子上看书和小睡而感到疲倦。位于大学附近的成品会尽最大努力使商店变得柔和、温暖,适合阅读。许多人在城坪呆了一整天,也许只是为那里的气氛买单。在这一理念的倡导下,诚实不会打折扣,但书籍的种类会尽可能丰富,所有来的人都会尽可能地沉浸其中,停留更久。

从这方面来看,城品书店等商业综合体为扭转现实书店的衰落和培养当代人的阅读习惯做出了巨大贡献。

文化评论员庄莉认为,在电子书阅读流行、纸质书网上购物流行的时代,应该追求更广泛的“与书相关”概念。在当今社会,实体书店不仅是“阅读”书籍的地方,也是“阅读”书籍的地方。前者指的是阅读和理解,而后者用眼睛和其他器官共同完成全面的“看见”感。它不需要进入深度和实质性的阅读链接,有时甚至不需要打开书的页面来充分和整洁地感受书的空间包围。

从这个意义上说,书店不再是一个“书”商店,而是一个既不强调商品也不强调知识的“书”商店,而是一个由具有象征属性(可供出售的知识)的书籍堆积而成的特殊场所。

因此,是否买书真的是次要的,是否读书也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这本书在这里,人们此时此刻也在这里。

鹿鸣书店创始人顾陶珍曾经说过:“许多人可能对书店有一个先入为主的想法。自然,他们会想到这个空间。书籍一定是最重要的特征。书籍应该出售和传播。传统书店很多时候都是这样,但我认为书店有更深的含义,它被现有的传统书店所覆盖——书店应该是一个可以吸引你留在这个地方,探索日常生活之外的精神空间的空间和地方...这是现代生活的变化。”

可以说,西西弗斯书店(Sisyphus book)的口号“参与当地精神生活的形成,引导和促进大众精读”似乎有着某种相似的含义。这些转型后的书店品牌积极跟随消费升级的步伐,倡导注重体验、享受和仪式的精致消费主义。它们不仅从伴随的书籍类别开始,而且从侧面解决了最根本的利润问题。

在现代,期望顾客在书店“努力学习知识”是不现实的。实际情况是,每个人都不容易冷静下来,读两碗鸡汤来减轻他们的痛苦。就像星巴克象征着小额现金的生活方式一样,书店只是许多人消磨时间的地方。

虽然西西弗斯书店一直以“80%书店+15%咖啡馆+5%独特生活”的空间比例为荣,但大多数内部人士都默认:

“咖啡书店是一种折衷的形式。它致力于寻求优良文化和大众消费之间的平衡。在朋友的圣地打孔,它会变成红色的网。也许这是时代赋予的进化。”

参考:

1.高宋啸的《小道人:书店以“书”的名义成为“商店”的时候》,庄莉,北京艺术评论;

2.我不相信西西弗斯和佩吉农靠卖书赚钱,搜狐;

3.不要只看感情,诚品老板吴庆友说:“聪明更浪漫”,新世界。

关于在网上红色书店打卡,

你怎么想呢?

作者和编辑:马拉乌

互联网上的图片

版权属于原作者。

广东快乐十分 甘肃十一选五 三分快3 1分6合彩 台湾宾果app

随机推荐